手绘传统电影看板 谢森山与电影相依逾半世纪

手绘传统电影看板 谢森山与电影相依逾半世纪

(芋传媒记者胡家铭报导)手绘电影海报,为每部台湾早期的每部电影叠上令人耳目一新的深刻色彩,曾经是四、五年级生共同的时代记忆。因此,文化总会为寻找台湾百工匠人、型塑台湾的精神底蕴,特别製作的《匠人魂》系列影片,配合第五十五届金马奖到来,这次聚焦于早年致力为台湾电影宣传,如今却已硕果仅存的手绘电影看板画师,拍摄《匠人魂—看板画师篇》,引领你我走入台湾电影的黄金岁月。

台湾自日本时代以来,便处处可见手绘电影海报的身影,延续到战后,随着经济起飞,休闲娱乐开始发展,电影产业也走向巅峰,手绘电影看板更红极一时。然而,摄影、印刷技术的普及,物美价廉的印刷海报蚕食鲸吞了手绘电影看板的市场。目前台湾仅剩屈指可数的零星戏院仍坚持使用传统手绘看板,这也才有机会让谢森山师傅精湛的手绘电影海报,得以持续出现在桃园中坜的市井街坊。

手绘传统电影看板 谢森山与电影相依逾半世纪

谢森山 1946 年出生于台中,是家中长子,年幼时常经过俗称桃园大庙的桃园景福宫,当时周边戏院林立,堪称小西门町,每当看着戏院在挂画版、招牌时,谢森山总想「假如这些看板是我画的那多好!」从那时起,谢森山坚定志向。而为了纾解家中的经济困境、追求梦想,他 15 岁就进入东方广告社做手绘电影看板学徒,人生自此迈向长达 60 年的电影看板绘师之路。

谢森山师傅回想当年在广告社当学徒的日子,不供伙食住宿、不支薪、老师傅不会主动教,这样艰难的环境,全得凭靠个人意志和眼力,跟在师傅左右自学;同时也经常观察师兄的习作,细心笔记下师傅的用色搭配,等下班收工具的时候,就把当天老师傅配的颜色一笔一笔画在笔记本中,时常学到半夜回家才骑着脚踏车回家。

那个年代马路上人烟稀少,不似现在热闹,就连大马路上也鲜少有路灯。谢森山永远都记得那些寒风细雨的夜晚,小路边的竹林里有风呼啸而过,阴绵绵的毛毛雨淋洒着他,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谢师傅边骑边怕,森幽的竹林小径里,好像有鬼在后面追他一样。好不容易骑到家门口,急急忙忙关上门后,谢师傅就偷偷哭出来了!青少年时期的谢师傅,有好多个夜晚是这样度过的,虽然也曾想着乾脆放弃不学了,不过一想到曾和父亲约定好要成为电影看板画师,纵然学习的过程再辛苦,夜里的竹林小路再黑暗。谢森山说,通常都要「三年四个月」才能够出师。但他日夜苦练绘製技巧,逐渐掌握各种颜色的调和,仅仅两年,仅 17 岁便已学成,还可自行排版做画。

手绘传统电影看板 谢森山与电影相依逾半世纪

为了观摩别人绘製的电影看板,谢森山师傅曾和师兄下班后从桃园骑着脚踏车到西门町,在三更半夜时自备手电筒,照着诺大的电影看板观察别人的用色与笔触。若是大楼上的海报挂得太高,看不清楚画,师傅就和师兄一起观察镶在电影院走廊上的相框画报,临帖字体、纪录海报配色,想尽办法记录下眼前所看到的电影海报。

他也曾放下高薪的画师薪水,短暂到西门町学习电影看板绘製不同的表现风格,和十几个同事一起吃大锅饭,每天没日没夜的画着,只为了能以更细腻的笔触,绘出电影人物的立体神韵及气势磅礡的场景。直到 20 岁退伍后,谢森山便到桃园中坜自行开业,全盛时期一口气接下七间戏院首映电影看板,极盛之时,还曾经「二十四小时画不停」,彼时盛况持续了十多年之久。

1960 到 1980 年代,是台湾戏院与电影最美好的光景,谢森山同时与七家戏院配合,不眠不休的在接案,画的不仅是首轮戏院看板,更是巨幅海报,可从二楼挂到四、五楼。谢森山表示,早年一部电影看板面积非常大,是由一块块 180 平方公分的看板组合而成,最大会出到 20 片。要手绘电影看板,首先要在 180 平方公分的看板上打格子、画铅笔轮廓、上底色,再依图档等比例缩放,将图像绘出,组成一部电影的看板。

手绘传统电影看板 谢森山与电影相依逾半世纪

仅需使用白、黄、红、蓝、黑五种颜色水泥漆,谢森山师傅就可调出各种色彩,利用光影折射效果,明确掌握剧中人物眼神和神韵,让每个人物跃然于纸,栩栩如生。

1986 年开始,电脑输出技术逐渐取代手绘电影看板,再加上台湾电影产业式微,电影院转向影城模式经营,面对本土戏院的接连歇业,老一代老师傅退休、同行纷纷转行离去,只剩下谢森山坚持手绘,用笔下一幅幅生动画作,「手」护传统文化,而目前,也仅剩桃园中源戏院仍悬挂谢师父手绘看板。

谢森山师傅说:「现在这个工作已经没有,他们要来学,我也鼓励他不要学。因为你学成以后,没有工作可以做,没有戏院可以画。」但他不悔踏入这一行,这半个世纪以来,电影手绘看板让谢师傅有了一技之长,有了安顿好家庭的经济能力,有了成就感和满足感。

手绘传统电影看板 谢森山与电影相依逾半世纪

这六十年来,他未曾感到倦怠过,因为电影彩绘是他毕生的兴趣,即使面对本土戏院的接连歇业,老一代老师傅退休、同行纷纷转行离去,只剩下谢森山坚持手绘。谢森山说:「这一画,就是六十年,从来没有想过,当时我们那伙师兄弟,现在只剩下我在画。但这是我的兴趣,只要我体力还可以,能画多久就继续画多久,把这个技术传承下去。」

73 岁的电影看板画师谢森山,一路坚持手绘电影看板近一甲子,儘管经历了数位输出海报取代传统手绘看板的冲击,目睹台湾电影产业的快速变迁与同行的纷纷离去,谢森山仍在时代的洪流中秉持「能画就继续画下去」的匠人精神,与电影相依相存。